<address id="rp3tp"><nobr id="rp3tp"><meter id="rp3tp"></meter></nobr></address><address id="rp3tp"><address id="rp3tp"></address></address>

    <noframes id="rp3tp"><span id="rp3tp"></span>

    <address id="rp3tp"><listing id="rp3tp"><meter id="rp3tp"></meter></listing></address>

      <address id="rp3tp"><listing id="rp3tp"><meter id="rp3tp"></meter></listing></address>
        <form id="rp3tp"><nobr id="rp3tp"><meter id="rp3tp"></meter></nobr></form><form id="rp3tp"><nobr id="rp3tp"><meter id="rp3tp"></meter></nobr></form>
        <form id="rp3tp"></form>

          <noframes id="rp3tp">

          <form id="rp3tp"></form>
          
          

          <noframes id="rp3tp"><address id="rp3tp"></address>
            <form id="rp3tp"></form>

            <address id="rp3tp"><nobr id="rp3tp"><progress id="rp3tp"></progress></nobr></address>
              企業文化
              您所在的位置:首頁 > 企業文化 > 職工園地
              站內搜索
              搜索

              逐夢新時代,幸福新生活

              發布時間:2019.10.31    作者:何春彥    來源:技術公司    訪問人數:4121
              (一)
              父親至今還保留著全國各地的糧票,一張張發黃、窄窄的紙片上印著“五市斤、叁市斤、壹市斤……”,甚至還有“壹市兩、貳市兩”等面額的。上世紀八、九十年代,父親經常去全國各地開會,于是,糧票也有了各省各市的。00后的女兒已不知道這些糧票的用途,告訴她,糧票在以前年代是可以用來買米買面的。她驚訝極了,小時候的媽媽每個月吃的大米居然都是定量供應!是啊,成長在購物都無需現金支付的網絡時代的孩子,怎么能知道或者理解計劃年代下物品的緊缺?甚至于我,那個年代也是久遠的,撥開歲月的塵埃,點點滴滴的記憶浮現眼前…… 
              1977年國家恢復高考制度,我四歲,大我十六歲的哥哥聽從父親的建議,放棄在鄉村小學教書,參加了高考。七月的夏日,哥哥收到了從東北寄來的,華東石油學院(今中國石油大學)的錄取通知書。這份通知書就像一顆石子投進平靜的水面,在不大的鄉村里泛起了漣漪,樸實的村民在祝賀的同時也流露出些許的羨慕。那時的大學畢業生由國家統一分配工作,考上大學也就意味著跳出了龍門,未來的人生自是有別于鄉村的另一種風景。

              東北距離安徽很遠,坐上“咔噠咔噠”的綠皮火車,長達幾十個小時。大學四年,哥哥回家的次數并不多,因為不舍得幾塊錢的車費。家里泛黃的黑白老照片里,有一張哥哥在大學的相片,鏡頭下的哥哥穿著打補丁的衣服,神情卻是躊躇滿志,畢竟時代驕子,未來可期。

              上世紀八十年代,城鄉差別很大,城市是城鎮戶口,有糧食定量供應(即商品糧),不用辛苦做農活,而農村,沒有城鎮戶口,吃不上商品糧,唯有靠著幾畝地的收成來維系生活。哥哥不在家,父親在合肥工作,地里的農活全部壓在了母親身上。在合肥工作的父親經常寄錢回家,每當騎著綠色自行車,穿著綠色工作服的郵政人員停在家門口時,母親走路的步伐都輕盈了許多。一張薄薄的匯款單,卻是一家子生活的來源。我和姐姐的學費有了著落,飯桌上的饅頭也不再黑得發亮。假如這張匯款單恰逢年前,或許我還有新衣服可穿,或許母親還會在集市上給我帶回一把香香的炒花生。
              鄉間貧瘠的生活,單調卻也不乏溫情。夕陽西下,在地里勞作的村民扛著農具三三兩兩地走在歸家的路上。年輕人嬉鬧著;姑娘們悄悄地說著體己話;年長者抽著煙袋,神情是勞累過后的滿足。村里的上空飄著縷縷的炊煙,勤勞的主婦在忙著一家子的晚餐。飯后大片的閑暇時間,也多是嘮嗑,電視沒有,甚至收音機也都是很難見到的奢侈品。村里的大喇叭有時會播評書;學校的操場偶爾會扯開白色的幕布,放映電影。過年的日子里,村上有時也會請來戲班子,簡陋的舞臺上,演員們穿著戲服,“咿咿呀呀”地唱著。遇到放電影、唱戲的日子,村里熱鬧非凡,大人小孩個個比過節還興奮。電影里是村民們不了解的世界,戲劇里是村民們不知道的故事。這些就如同黑暗里的一束光,照亮了他們的精神世界。
              (二)

              1982年,我九歲,父親評上高級工程師,根據國家政策可以解決全家的戶口農轉非。于是,母親、姐姐和我,戶口都遷移到城市,哥哥大學畢業也分配到了合肥工作。我們有了城鎮戶口,糧油供應本上,我也有了每月十幾斤的糧食供應量。父親單位分配的房子,二室一廳,白、綠相隔的墻面,木制的窗戶,平整光滑的水泥地面。家里有了電燈,我和姐姐再不用在昏暗的煤油燈下寫作業;擰開水管,就有自來水流出,衛生間里也有潔白的浴缸……

              那時沒有商品房,也很少有人家對房子進行裝修,房子都是單位根據職工工作年限、職別等分配的。一棟樓基本上都是本單位的,大家都認識,鄰里之間的關系很和諧。那時經濟條件較好的家庭,已經有了“黃山”牌的黑白電視機,14英寸,方方正正。電視機是奢侈品,二百多元一臺,幾乎是一個家庭幾年的存款。有電視機的人家,白天不看時,會仔細用燈芯絨做的罩子罩上。晚上,一家子圍坐電視機前,或看新聞,或看戲曲,或看電視劇,遇到特別精彩的連續劇,會熱情地邀請鄰里過來一起觀賞。83年電視連續劇《西游記》播放時,家里仍舊沒有足夠的錢買臺電視機,不過,好在鄰居家的叔叔有,每天晚上我吃完飯就早早地過去,生怕耽誤一分鐘。
              1986年,我上了初中,隨著哥哥姐姐的工作,父親工資的增加,家里的開支不再那么捉襟見肘了,飯桌上會時不時地出現燉排骨、紅燒豬蹄這樣的大菜,每天母親也會煮一個雞蛋給我增加營養,麥乳精、牛奶也可以喝上了。家里不但有了黑白電視機,而且父親又托人買了一臺日立牌彩色電視機,每個房間都裝上了電扇。二室一廳的房子也換成了三房二廳,地面不再是水泥的,而是貼上了帶有美麗花紋的地磚。我家住在一樓,還有著六七十平米的院落,父親栽下了枇杷樹、桂花樹,梔子花、月季花、鳳仙花……母親用磚頭壘了窩,窩里養了幾只小白兔。枇杷樹下掛著鳥籠,綠色的虎皮鸚鵡日日地“嘰嘰咕咕”著……

              日子就這樣像條小溪向前流淌著,緩緩地,其間,哥哥結婚,而后又到北京攻讀碩士學位,大姐也以第一名的成績招考進入了鐵路系統上班,這些就是小溪泛起的漣漪,在陽光下發出耀眼的光澤。

              (三)

              一年又一年的過去,我家的生活漸漸好轉,而整個城市也發生著變化。上世紀九十年代初,第一家超市在銀河大廈開業,不大的店堂內,一排排的貨架整齊地擺著各樣商品。在這之前,商店都是以柜臺形式出現。售貨員在柜臺里,顧客在柜臺外,沒有售貨員,顧客是無法選擇商品的。而超市則是商品和顧客零距離接觸,你可以隨意看,可以隨意選擇,這種新穎的售賣形式大受歡迎,不久之后,大大小小的超市遍地開花,像商之都、鼓樓這樣中高端的商場相繼開業,“家樂福、沃爾瑪”等國外超市紛紛進駐中國市場,憑票劵購買商品的計劃年代已成為了歷史。

              1995年左右,手機開始在市場上銷售,磚頭般的厚度笨重不堪,卻有著土豪般的名稱“大哥大”,售價高達萬元,當時能用上大哥大的,非富即貴。脖子上掛著大金鏈子,手腕上戴著木頭珠子,手里拎著大哥大包,似乎是發跡土豪的標配。與大哥大的高調相比,小巧輕盈的BB機,倒是“飛入尋常百姓家”,數字機幾百元,中文機千元左右。那時,街頭走著的男士腰挎間多別著BB機。隨后,也不過幾年的光景,大哥大便被各種各樣的品牌手機替代,BB機也蒙上了歲月的煙塵。

              跨入千禧年,房產交易市場漸漸升溫,西裝革履的房產銷售人員在街頭散發銷售傳單,各個小區也相繼開盤。原來居住的生活大院多是以單位命名。某某廳大院,某某局大院。而新開盤的小區不是“豪庭”,就是“佳苑”,不是“花園”,就是“華府”。剛結婚的年輕人需要房子,想改善居住條件的需要房子,欲投資房產增值的需要房子……龐大的需求市場,讓房子成了炙手可熱的商品,價格也從最初的幾百一平米到幾千再到幾萬……

              高額的房價,讓生活在城市的年輕人有了壓力,每個月幾千元的還貸雷打不動。生活雖然不易,但壓力之下,是噴薄而發的動力。于是,清晨的街頭,多的是步履匆匆的上班族……

              小學時在書上讀過:未來可以足不出戶地購買東西,你想要的,你想吃的,會有專門的人送到家。當時不敢相信也不能理解,一如女兒不能理解幾十年前憑票券購物一樣。2003年,阿里巴巴集團創立了淘寶網,開啟了網絡銷售的模式,短短幾年時間,淘寶就有了上億的注冊店鋪,每天的成交量也以數億計算。京東、美團……各種的網絡銷售平臺注冊成立,占據了銷售市場的大片江山。網絡平臺紅火的背后,是實體店的“門前冷落鞍馬稀”。時代的發展猶如大浪淘沙,順應潮流的便是沙礫中那燦爛的金子。
              我家的日子照舊波瀾不驚地過著。父親退休了,姐姐和我都有了小家,曾經的大家庭只有父母住著,三室一廳的房子略覺空落。曾經艱難的歲月早已過去,和姐姐為著好吃的爭著搶著的過去也成了餐桌上的笑談。2005年的國慶前夕,哥哥也辭去公職去了國外。
              (四)

              “咔噠咔噠”的綠皮火車駛回了歲月,朝發夕至的高鐵讓異地的等待不再漫長。

              街角的郵筒空蕩蕩的,電子郵箱讓盼歸的家信、炙熱的情書瞬間可讀。
              人流如織的淮河路步行街鋪面林立,昔日低矮的棚屋再也尋不見。    
              大鐘樓的時鐘不停地走著,四周矗立的高樓遮住了它曾經的巍峨莊嚴。    
              蕪湖路的法國梧桐越發的綠意森然,歲歲年年,年輪長了一圈又一圈。 
              歲月流轉,過去的終是過去了。

              時代變遷,夢想的終成了幸福。


              上一篇:人生因奮斗而精彩,夢想因奉獻而璀璨

              下一篇: 逐夢正當時,不忘是初心

              地址:安徽省合肥市政務文化新區祁門路1779號 郵編:230071 電話:0551-63736114 傳真:0551-63736100 E-mail:service@aitg.cn
              ?2001-2021 All Rights reserved 皖ICP備11006341號-2
              国产高清成免费视频_亚洲第一区欧美日韩精品_中文字幕av高清片_国产精品网曝门在线观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