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<nav id="422uq"><nav id="422uq"></nav></nav>
  • <nav id="422uq"><nav id="422uq"></nav></nav>
    <menu id="422uq"><strong id="422uq"></strong></menu>
  • 企業文化
    您所在的位置:首頁 > 企業文化 > 職工園地
    站內搜索
    搜索

    “陶鍋”的故事(安徽輕工公司)

    發布時間:2007.08.28    作者:    來源:    訪問人數:6716

         公司常駐深圳的陶國強,我們叫他“陶哥”,用合肥話說出來就是“陶鍋”,聽起來特有味道,特親切。
         陶鍋前幾天從深圳回來,大家在一起吃飯。有人感慨道:“陶哥算得上公司的元老了??!”老到什么程度呢。我到公司已經整16年了,他比我還要早頭十年呢。
         到公司的第二年,我在單證科打單。公司在九州大廈辦公,單證科和儲運部占據10樓東邊的一大間。中間用墻分開,單證在北,儲運占南。一胖一瘦的兩個科長――陳元龍和方獻友,像來自兩個不同的國度,各霸一方:坐在各自房間的最東頭,有一扇推拉玻璃窗相隔,看到他們,不免想起小時候看過的一部朝鮮電影《金姬和銀姬的命運》。遇有單據傳遞,他們就將玻璃一推,把單據往對方桌子上一甩,然后簽字畫押。
         每天伴隨我們的除了機械打字機噼里啪啦的嘮叨聲,就是陶鍋那富有磁性電話:“喂,喂,我跟你講,貨已經好了......”非常誠懇。雖然,有一堵墻,陶鍋的聲音最有穿透力,一般從上午9點鐘開始,日復一日,不厭其煩。15年過去了,這個聲音要還不時在我耳朵里想起:“小田啊,你那個貨可好了。我準備配船了唉!”依然是那么誠懇!
         這就是我和陶鍋的緣分。

         還是十幾年前,他第一批被提為公司的部門經理助理(準中層干部),在那個和部門經理談一次話,就如同受到毛主席接見的年代,可是一件了不得的大喜事??!我祝賀他:“陶鍋,恭喜你!你要請客??!”他木然的看著我,一言不發,就像沒這回事一樣。整個上午過去了,一個下午也結束了,都下班了,辦公室空了,他把那扇玻璃窗拉開,沖著我高聲喊道:“小田!”然后就一聲不吭的把兩個食指合在一起放在空中,不停地用力上下抖動,足足有十幾秒鐘。見我一臉茫然,他才意味深長地說了一句:“10年了??!”剎那間,我一下明白了:都7、8個小時過去了,他還惦記先前我讓他請客的話題呢,而且以這么深沉的方式向我表達,像我這種腦子不好的人,一時哪能反應過來呢。我忍不住哈哈大笑,他卻嚴肅的說:“是真的,騙你是畜生,小田!“我越發張狂的大笑,直笑得彎了腰,淌出了眼淚。陶鍋也不生氣,最后也跟著我傻傻的笑,憨厚的露出兩顆可愛的一般不輕易示人的小虎牙。
          陶鍋也有不深沉的時候,通常是在朋友聚會時,幾杯小酒下肚后,酒量不大的他會悄悄的紅著臉偏過頭來,一手還捂著嘴,小聲向我傳播一些公司的八卦新聞,他說的不動聲色,我聽的驚駭不已。但是,鵬飛兄曾中肯地評價:“聽陶國強講話,你要減半除二,因為水分太大!”孟雅雯總結說:“陶鍋的消息,駭人聽聞!”他夫人曾當面揭他的短:“我家陶國強就喜歡跟我講你們公司的八卦?!睋宜?,也不盡然,比如他常說,一般是酒后:“小田,我講你不相信,想當年,我當公司團支部書記的時候,組織活動(類似于現在歌友會之類的活動),老包(我們現在的董事長)跟我后面混;小柳(我們現在的總裁),我們不帶他玩?!蔽艺f陶鍋你吹大牛,他說不信你去問!我就斗膽找老包和小柳證實。老包點頭稱是:“有這回事!”小柳搖頭說不:“是我清高,從來不去!”哈哈,陶鍋的話,不可不信,不可全信,正好打個對折!
         如今,又有近2個10年過去了,可愛的陶鍋依然在平凡的崗位上為大輕忙碌著。他嘴里的“小田”已邁入不惑之年,白發開始爬上雙鬢,閑暇之時,手捧一杯猴魁,回想往事,令人唏噓,苦澀中透著清香,回味無窮,思念不盡。
         現在,我在合肥,他在深圳,一日不見,如隔三秋;在我心里,千山萬水,重巒疊嶂,卻不過是當年九州大廈10樓的那一扇透明的玻璃窗。

    上一篇:國貿集團“午夜赤陽杯”籃球賽開幕

    下一篇:省技術進出口公司舉辦新員工辯論賽

    地址:安徽省合肥市政務文化新區祁門路1779號 郵編:230071 電話:0551-63736114 傳真:0551-63736100 E-mail:service@aitg.cn
    ?2001-2021 All Rights reserved 皖ICP備11006341號-2
    亚洲人成无码网www_曰本女人牲交全视频播放_国产一区二区三区不卡在线观看_国产超爆乳手机在线播放